兰草的母亲说,就这样女儿孟晓玲在父母的阿护

作者: 小说推荐  发布:2019-10-22

  她叫兰草,家在大山深处,每逢春天,兰草散发出醉人的芳香。兰草和小伙伴,在山花浪漫的季节,到大山去采兰草、和翠竹叶,为父母做茶叶用。久而久之小女孩因漂亮,因兰草而得名,所以都叫她兰草了。
  这些年来兰草的父母看着一天一天长大的女儿,夫妻俩便有了愁容。山仡佬的闺女都嫁出山了,咱还是,住在山、行在山、睁开眼就是山,下山去逛街都叫俺山民,更好听的是山磅头,多难听啊!
  在兰草十二岁这一年,这一茬子女孩都辍学不上了,因为这些年来国家都不重视教育。上大学都是推荐的,闺女家读书有啥用,能认识自己的名字才是父母的愿望!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闺女大了谈婚论嫁是人类的天性,兰草的父母都在为女儿的婚事打转,费神操心,怕的是女大当嫁、男大当婚!兰草的母亲说:她爹,闺女漂亮没有说的,嫁个漂亮男孩,家庭富裕的可就难了。这些年来虽说国家形势好转能添饱肚子了,而人们的家境都不富裕,能找个一官半职或当兵的做女婿,就是咱闺女的福缘!。兰草的父亲幸福的点着头,在忙着给女儿做山野菜晚饭的母亲,望着兰草父亲有一种欣慰。
  最近红娘都说几个媒头了,东说不成,西说不就。这伏牛大深山有啥出息,都说山好看,小山羊叫欢的动听,牛铃铛的响声悦儿,那见天一家子老小就这一套的忙碌,那还不叫人憋死!老伴说;他爹,都说咱闺女漂亮的,像山花,如出水的芙蓉,有荷花的别致;你可要把握好咱兰草婚姻!娃的爹;咱不图家,不图钱,咱图个般配,图个对闺女好!如果老天能随人愿,咱老夫妻俩都心满意足了。哎,老头子说:娃她娘,听说您娘家远房媳妇梅菊的娘家侄子,当兵都好几年了也不知提干了没有,人有点黑,小时候我见过。兰草的母亲说;黑点怕啥,心好都中,没听人家说啊?黑汉子还娶白妮呢!
  这一天,梅菊亲自登门要给兰草当红娘,梅菊,说明来意正中兰草父母的下怀。梅菊说的就是她的娘家侄子,兰草的父母都喜欢地乐滋滋的,有眼睛笑成一道缝的幸福!
  这些天来经过红娘梅菊喜不胜收的描述,这亲事就成了。秋天就把喜事办了,兰草就有福享,等当兵的男孩提了干兰草就可以去部队生活了。这是兰草父母的心愿!
  在秋天金秋的九月,兰草和男孩王小明结婚了,让兰草没有想到的是,男孩又在部队呆了两年男孩就复原了。回乡务农,那一身绿军装甩下身子,在队长的吆喝声中,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遭踏的没有一个人样。兰草和丈夫共同劳动是有几个年头了,在时间的岁月里,兰草生了一男孩一女孩,俩孩子都十来岁了,然而从这一天起这日子算不安生了!
  兰草和前后院邻居的男人张广志偷偷的好上了,兰草和张广志变成了情人。张广志是个老师,他的老婆精神失常,早有呆心的他,总想把这精神失常的老婆给换了,可是从那一天有了鬼心眼以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而今天瞌睡却碰上枕头,兰草便成了张广志的朝思暮想的意中人。
  自从张广志和兰草好上以后,这些年来感到跟着丈夫过日子的委屈,丈夫是个文盲大老粗,脾气暴躁如烈马不懂感情,每次次的谩骂兰草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和丈夫做爱都唤不起兰草内心深处的情,每次和丈夫做爱,都是男人强奸的滋味!在她泪眼模糊的心境里,使他性感的身姿没有一点动感。
  张广志和兰草每次见面做爱后心情愉悦的,用牛郎和织女来形容二人的爱情生活都不夸张。起初兰草和张广志愿意长期相好,虽说丈夫是粗人而孩子可怜,张广志的老婆有精神病的女人不也是很可怜吗?只有二人长期相好才是上策!兰草是这样想的,可是二人生活在一前一后的院子里出出进进的,谁听见谁说话心跳的都不自然,谁都想多看谁一眼。每当他们偷偷幽会,兰草都拥着张广志欲哭的像个孩子,恨和张广志爱情的无奈,喃喃自语爱一个人好难。哭诉着嫁给不爱丈夫的委屈!……
  张广志痛下决心把兰草抢过来,这也是兰草的心愿!这一天张广志和精神病的女人离婚后,他把女人送回了娘家。兰草知道张广志要娶她过日子,兰草也在给丈夫,拾着性子闹着要离婚。多日来兰草的丈夫早已看出了张广志和老婆好上了,相好吧我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孩子离不了娘。眼下二人要结婚不成?张广志和兰草的这一婚外情恋情,让兰草的丈夫忍无可忍,怒道他们二人想结婚,光明正大过日子?
  兰草的丈夫要实施报复张广志夺妻之恨的这一计划。天渐晚,兰草的丈夫在院中炸呼开了,兰草啊,我要去西平买牛,明天也不一定能赶回来,你在家看好门。然而这一惨苦的诡计,兰草和张广志没有看得出来。
  张广志天已黑就到了兰草家幽会,伏在黑夜里兰草的丈夫,看个清楚急忙把二人锁在屋内。心想我就要您狗男女的好看,不大一会兰草的丈夫叫来家族男男女女对张广志棍棒相加!
  这一晚,村中的哭喊声打破往日的沉寂,天亮,关于张广志和兰草婚变一事,在村中传遍开来!

  在云蒙山,千百年来,这里的山民聆听四野鸟儿优美动听的歌唱,给农人心情愉悦的美。黑色八哥,黄色鹦鹉,白色松鹤,褐色小丁点是布谷鸟唱响夏日。
  云蒙山下一汪天然的泉水,是男人女人夏日洗浴的好去处。白天这一汪潭水是男人的天下,晚上便是女人洗浴纳凉的好去处。谁家女人,给谁家男人好上的故事,她们无所不知。相好的男女一有空,就往云蒙山绝壁岈私奔。为的是男欢女爱的交合,男人女人的真情故事,就是男人女人讨论的焦点。而今天则不然她们讲的故事的焦点——孝道
  在鸟儿洒栖的夜色里,夏日的夜色是有几分闷热,几个女人在这个夏夜里不约而同荡漾在云蒙山夜色里,泉水沐浴着她们的身心。
  当她们的身子骨凉爽之后,女人的话匣子又飞了出来:大槐下的“好人”老太太吊死在当院槐树上了。云蒙山这一湿润的空气在夜色顿时凝固,洗浴的女人在也无心说笑,打情骂俏的话葛然而止。
必赢棋牌游戏平台,  王志国和女孩结婚以后,二人相安无事,都为种好那几亩责人田忙碌,女人的婆婆膝下无有子女早年的时候就把侄子过继于她,为的是到了老景的那一天能有碗饭吃。死了把拉出去埋了,也就了事。婆婆为这个家养牛、喂猪、养鸭,婆婆不为累,为的是侄子侄媳能过上好日子累点心里也是乐呵呵的!老太太任劳任怨;于是被四方邻舍送一绰号——“好人老太太”
  这些年来计划生育叫器的很是紧张已纳入国策,王志国和女人东跺西藏的为逃避计划生育,第一胎生育的男孩都三岁了,眼下又想生个女孩。王志国和女人一合计在生个女孩吧!结果又生了男孩。王志国和女人不善干把休要女孩的心愿,又在外跺了一年,其结果又生了三胎男孩。三男孩都亏了女人的婆婆照管,于是婆婆黑夜于白天轮流转。三个孙子都长大成人,这个要说是德高望重的老奶奶,便成了昨夜的星晨。
  老婆婆年事已高都八十多岁了,由于早年丧夫她老人家年轻时身体严重透支,如今到老景这一天老太太那双手发抖的很是历害。馒头都拿不着,碗也端不好了。都八十多的老太太了,略有不是王志国和女人就不让婆婆吃饭,把老婆婆糟蹋的村上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养老的事,王志国和女人,给老太太的娘家侄子打起了官司。这么大的年纪了,老太太面对侄子侄媳自感活着没啥用处了,还不如死了的好,老太太把身子骨微有的一点力气,把脖胫挂在麻绳上吊死在院中老槐树上,就这样老太太用惨苦的手段结束了她的生命。说来奇怪,在老太太离开这个世界的这一天,乌鸦在她家房屋上空盘旋凄婉的鸣叫。
  老太太死后本来王志国和女人该过好日子的,可是三个男孩像三只老虎,在村上耍霸道,老王和女人自一为荣,看看人家没有人敢欺负咱吧。久而久之村上乡邻乡舍的亲戚朋友都远他们而去!
  三个男孩都打工去了,爹娘都眼瞅着乡里乡亲的小伙在深圳都谈了女朋友,并且都恩恩爱爱领回家都走上婚礼的盛堂,父母都欣喜若狂!而老王和女人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没有动静,便焦燥不安,如坐针毯!
  村上有一善良的女人,把娘家亲妹子小菊说给老王和女人的大儿子王猛。小菊和王猛结婚后,和大姐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因为小菊生孩子,小菊的大姐和姐夫,给小菊的公公婆婆话不偷机,小菊的大姐和姐夫吵起来了,小菊的大姐忍无可忍,做红娘的善良女人服毒药——“百草枯”自杀了。村上的大伯大婶又有话了说了——不是给他王家说个媳妇小菊的大姐怎会死那?多善良的闺女啊!
  老王和女人还有两个男孩,打工十来年了还是没有女孩看得上,光是长的帅,那素质低下有点脑子的女孩谁看得上他们呢。村上的善良的女人因说媒小菊的姐命都交给阎王爷了,这代价惨重吧?吃一歉,长一智啊!以后谁还当这个红娘啊?
  这年春天奇迹出现了,老二、老三,大模大样带着女人回来了,这二弟兄走起路来趾高气昂,都不知那个头发辫子朝前了,他王家要挽回这些年来因晚婚失去的面子!二爹娘很是兴奋。
  老王和女人在村里叫炸开了,谁说俺不是善良的主儿?谁说俺儿没有闺女爱?先前是俺的姻缘不透,现在俺一分钱不花把媳妇领回来了吧!俺媳妇漂亮的劲谁敢给俺比?老王的女人把话一放出去,村上的女人都瞥着嘴笑,给老王和女人一种藐视。
  转眼就是五个年头了,在二零一四过大年的美好时光里。大年三十除夕之夜,村子里的人们都幸福的过大年。深夜随着鞭炮零星的炸响,老王家院子里又炸呼开了,老王的女人说:老二、老三家的,这些年来您白说您给我生个一男半女,能给我生个“老鼠儿”也算您这俩女人也有生育能力。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也不甘示弱,她妯娌俩看婆婆出言不逊,俺不会生儿育女也是爷奶奶积德不够。老王的女人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婆婆和两双媳妇撕打在一起,婆骂媳,媳骂婆。两双媳妇和二公婆厮打在一起,场面绝世,儿子管不了爹娘,管不了梦寐以求的爱妻……孝道在王氏家庭传承的是一种悲哀!
  村上的人感叹道,孽怨、情缘,都是前世造就的啊!
  云蒙山,一年又一春的翠绿,鸟儿鸣唱放开歌喉如醉人音乐,释放给云蒙山的山民。
  夏日,蝉鸣惊天,天空那一轮皎洁的弯月下,荡漾在碧波泉水的女人。
  她们要讲的下一个故事该是什么呢?   

如果说:第一次婚姻失败的她,从痛苦的年轮中解脱出来,这是她人生的转折。当她对第二次婚姻的渴望,她为可爱的男人生了两个女儿。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外做苦力活的男人有了外遇,弃她而去。
  无奈的她和小女儿生活在一起。她说:她不想在嫁人了,她说:她怕!在她蜕变的人生里,她是孤独命薄的女人。她说:她要在这个窝棚里苦命一辈子,直到终老。
  她叫孟晓玲,云梦山下孟寨村人,现在的她比过去老了很多。先前的她村子大伯大娘都赞不绝口,说孟晓玲是个有福的姑娘。十七大八的她苗条的身材,舒展的腰肢谁能说晓玲没有好嫁?
  孟晓玲瓜子型的臉儿,白里透着红润。她孝敬父母,父母疼爱女儿。幻想着将来女儿有个好嫁,爹娘还等着享闺女的福哩。父母的心愿,也是女儿推卸不掉的责任,就这样女儿孟晓玲在父母的阿护下,在云梦山下眼馋的风景里,孟晓玲欲嫁人。
  在她青春永驻的岁月里,在待嫁的边缘,孟晓玲为自己渴望的婚姻踌躇不前。梦寐以求能有自己喜欢的帅男孩宠她、爱她、疼她。这就是孟晓玲人生中幸福的宿命,她人生的爱情缘分何去何从,上帝该何去何从去拯救她——孟晓玲,这苦命的女人!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当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古人说的道理谁人不知。
  近些日子,给孟家闺女提亲的媒婆,把孟家老屋的门栏踢得光亮。孟家闺女就是看不上,媒婆三寸不烂之舌下的帅男孩,晓玲就是不肖一顾。父母气的瞪着眼怒骂女儿:“你这个闺女啊?刘庄李家男孩咋不中啊?”男孩的父亲是老师,他家的儿女都考上了大学。虽说他李家大儿子,身材不那么高大,其貌不那么出彩,可他精明的心,和猴子差不多。
  孟晓玲的父母为女儿的婚事犯着愁,在这做晚饭空档儿,爹娘为女儿的婚事使着性子,唠叨着你这闺女啊?还想嫁给朝廷老子不成。爹说闺女啊!咱李家没有那个命。闺女一边再给母亲烧火做饭,一边听着爹娘的出言不逊的训话。孟晓玲极不耐烦的,拧了一把哭泣的鼻子,摔在父母的面前,夺门儿出走出村外,深夜摸索回屋倒床而睡。
  孟家女儿使着性子,答应父母做主的这门亲事。两亲家怕夜长梦多,三月红娘磨破嘴皮子定下婚事。他们默契的定到九月他李家就要娶媳妇,孟晓玲说:我们还没有感情基础,那么早结婚,谁该对我的婚事负责……
  时光荏苒,九月的天气,已有了凉意,在双方父母心境里,李家男孩要娶,孟家女儿要嫁,就连天上云彩眼里的布谷鸟兴高采烈地鸣唱,就是那么好听。
  孟晓玲坐在被鲜花装扮新婚的车子里,欲入新郎的洞房。在她心境里她要成为李家媳妇,给李家生儿育女。就像爹娘说的人是啥感情啊?多生儿女就是感情。这就是父母无知的感情思维逻辑吗?
  新婚的车子颠簸着,新娘孟晓玲思索着微眯的眼睛,在婆家该如何的生活。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成为李家媳妇的她,在娘家穷生、穷长的她,在婆家,一家人过日子,他们老少对孟晓玲白眼相待。
  孟晓玲进到婆家门,勤劳勤俭的过日子。可婆婆说晓玲做饭没有味道,又说媳妇迎客送往的不会应酬。
  在李家老师的公公每天要去学校上课,地里没有他的脚花。婆婆几十几岁数的黄臉婆了,还搽油抹粉,见天打扮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还说妖艳的女人才能哄男人开心。
  那八亩三分地自然就孟晓玲和男人耕种,劳累一天的孟晓玲,没有心思去打扮修饰自己。在娘家过习惯穷日子的她,省吃俭用,见天农活在身的她好衣服舍不得穿。长久以来婆婆说媳妇孟晓玲没有修养,没素质。更严重的说:媳妇没有女人味。
  孟晓玲在婆家生活在这个氛围里她能幸福吗?她的男人在婆婆的娇生惯养下,娘说东,他就不能西。在无数个日夜里孟晓玲欲哭瞎的眼睛,在男人面前、在婆家没有开心过,在婆婆面前她小心做事,小心做人,生怕惹了公婆生气。
  在婆家生活一年有余,孟晓玲平整的肚子没有生孩子的迹象。婆家人又有话说了,怒骂媳妇不会生孩子,她李家绝后非要赶晓玲走。先前孟晓玲已忍在忍,孟晓玲在也忍不下去了,她老妮归家,回到了孟家寨父母的身边。
  孟晓玲哭泣着回到父母的身边,她也不能靠父亩的那二亩土地生活。她有的是力气,她来到北京干起了只有男人能干的力气活,就是给给建筑物内外刮白,做装饰的活儿。
  在打工之余,孟晓玲认识了也在北京打工的男孩,男孩问她是那里的。她说我是文城的,在言谈中男孩知道他离婚了。所以男孩便对孟晓玲穷追不舍,由于男孩其貌不扬,身材瘦小,孟晓玲感觉不是自己所爱的人,任凭男孩穷追不舍的厉害,可动摇不了孟晓玲不爱男孩的心。
  每逢男孩去找孟晓玲,她好像是在躲瘟神似的,逃之夭夭。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春节来北京打工的男女欲回家过年,孟晓玲便逃离了男孩瘟神的爱情捉弄,她回到父母的身边盘算着过把年去深圳打工。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前脚到家,男孩后脚就跟了上来。一天孟晓玲和男孩在街上相遇了,男孩对孟晓玲拉拉扯扯。男孩的这一不文明的举动,被孟晓玲的姑姑逮个正住。她的姑姑把这事告诉了梦晓玲的父亲,孟晓玲赶集回到家,父母以为女儿在外和男人胡混,惨遭父母的毒打,其父把女儿的门牙打掉一颗。
  让孟晓玲没有想到的是,男孩穷追不舍的爱情,就应验了那句老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让农家人可惜的是男孩穷追的婚姻,孟晓玲给男孩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一岁多,二女儿刚满月,男孩弃她而去。
  二零一零年冬天来的更早一些,那场清冷的飘雪好像如约而至,漫天的飘雪在寒风里舞动着潇潇洒洒落满大地,鸟儿都缩头藏在树洞里,失去了春天的美丽。
  在这个冬天刚满月的孟晓玲,已生育二胎了,她畏缩在被窝里,感到冬天的寒冷。大女儿也在哭闹,刚满月的小女儿哭着饥饿的小肚要奶吃。孟晓玲喊了两声孩子的父亲,男人没有动静。她用脚碰了碰熟睡的男人,要男人给小妞妞喂奶粉。
  男人大怒骑在孟晓玲的身上,扇她的耳光,耳光左右开工,像摘豆角似的。无奈的她舍不得孩子,抱起小妞妞冒着风雪回娘家,她生孩子撑破的伤口阵阵作痛,她被男人扇肿的臉颊,冰冻在风雪里好像是被刀子穿刺。男人跟在后面,怒骂着女人,该死的女人,老天爷冻死你才好呢!
  路边积雪很深,一个深沟在张着大嘴喷发这个天外的寒冷。男人趁女人不防备,把孟晓玲猛推,女人落入沟底,哀怨的连怒骂男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怀中的孩子被风雪淹没,她找到孩子揽在怀里,她哭的很是悲伤。在风雪的夜色里望着老爹老娘的家瑟瑟发抖!
  她走到街口天有了微亮,一好心打煤球的老人起的早。看到这一女人怀中抱着因饥饿而哭泣的孩子,和满身湿透的泥水,惊叫道:闺女你这是咋的了,快上屋,叫你大娘快给你找衣服换上…….
  孟晓娟抱着孩子跌跌撞撞回到娘家,娘看到女儿的模样,就知道女儿在风雪里,摸索了一夜,才找到娘家的门,母女抱头哭的很是可怜。娘怒骂着女婿不是人心,心疼女儿命咋那么苦啊?
  男人一走便没有了音信。孟晓玲独自一人过日子,她的母亲看女儿可怜,小妞妞又没有奶吃,她的母亲把平生舍不得花的零花钱给了她可怜的女儿。孟晓玲在母亲,和娘家妹妹的关爱下,小妞妞才算有了奶粉吃。
  后来她的母亲因气急而死,孟晓玲这苦命的女人哭诉道:老天爷,您不长眼啊!母亲是俺的天。您却要了俺母亲的命啊……
  她的娘家妹妹,骂姐的男人,如此的没有人性。她抱怨姐姐不该嫁这样的男人。她哭诉着姐姐的穷坑,何时能填平啊……
  一年以后男人带着女人回来了,目的是要给孟晓玲离婚。离婚之后男人要赶孟晓玲扫地出门,孟晓玲怒骂道:离婚可以,老娘就是不离这个家。孟晓玲长能耐了这是她平生第一次骂男人。
  孟晓玲哭诉着:我离开前夫的家,嫁到这一家。男人给我离婚之后,我的户口也弄丢,我便成了黑户口,没有人要我了。我在好心人的相帮下,才有了公安户口。
  自从相依为命的母亲死去之后,她要自力为生,她干起了男人的伙计——磨豆腐。为活命、为女儿。五十岁的她,身体一天一天的不支。她想起了政府的资助,她一个妇道人家跑政府,就跑了四年。政府就是不买账。村上有一男人很是同情她的人生遭遇,经过村中好心人的努力下,孟晓娟的生活,可以得到政府资助的最低生活保障金。
  这些年来,除了没有要过饭。因为她没有地耕种,自离婚后先前的那一亩半地,也被婆家人要走了。这不是逼人死吗?所以她要活着,花生下来拣花生,红薯下来拣红薯。麦子下来拣麦子,玉米下来拣玉米。在春夏秋冬里忙碌着,不为自己的生命,只为她可怜的女儿而活着。这些年来她没有吃过肉,菜叶叶黄的脸颊给人们的感觉就是惆怅!她无奈酸楚的泪光飘向远方。她欲言又止,她苦涩的对我笑了笑说道:什么都不说了,女儿都六岁了,好日子会有的……
  这就是一个母亲,在她感情缺失的人生里,涵盖了作母亲的伟大!
  我问她你会在这窝棚度过余生吗?孟晓玲不假思索的回答,为了女儿我要活着,直到到终老!
  这就是梦晓玲,一个女人的人故事!

本文由必赢棋牌游戏平台发布于小说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兰草的母亲说,就这样女儿孟晓玲在父母的阿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