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灵石堂的三位弟子便走在一起,因为灵脉之

作者: 小说推荐  发布:2019-11-05

八月初八日,晴。 对世间许多的人来说,人的一生是平凡的,或者说至少一生中大部分日子都是平凡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光阴便在这看似缓慢的岁月中悄无声息地溜走。孩童长大成少年,少年变作青年,然后或许风花雪月一场,或许连这都没有,青net岁月便悄然而去,一转眼而立再转眼不惑,光阴余晖阴影下,你便只剩下过往蹉跎的回忆。红颜变白,谁还记得倾城美貌? 所以自古至今,无数人渴求长生,修士如过江之鲤,数不胜数。相比凡人,修士的生活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般风光,修炼的日子是公认的枯燥,或许只有在猎杀妖兽或是彼此间生死搏斗时才有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但那显然不可能持久。 所以这一天对天风楼甚至玄天宗里的大部分人来说,其实也是普普通通平凡的一天。大家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各守本分,各自修炼,期待着未来有一天能修成正果。 苏青蓉在炼丹堂中偶尔累的时候,喜欢坐在窗边凝视外面的天空,眼神清澈,却从来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内心在想些什么;与苏青蓉同在炼丹堂的李毓秀修炼刻苦,人缘也好,多数时候都和熟悉的门中师姐一起说笑,没人注意的时候,她会在僻静处看着苏青蓉,微咬着唇;灵兽堂内,几个男弟子都喜欢逗唯一在这儿做杂务的女弟子王燕儿开心,哪怕是难得的休息空闲他们也会围在王燕儿身边,让王燕儿咯咯笑个不停,大家便也满心欢喜;倒是端木虎很少参合进去,他的心思在另一个地方,哪怕是在干活的时候,他也会心里偷偷想起苏青蓉那张温柔美丽的脸庞,还有那盈盈如水的眼眸与淡淡的笑意。只要一想到那个美丽的女子,端木虎便觉得自己心间满满的很是幸福。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想法,大家都消磨着自己的岁月生涯,平凡的,或是在平凡中等待着不平凡。 然后直到太阳下山,一天过去。 傍晚时分,天风楼里的弟子们出了城,顺着大路走向天青山。三两成群,低低细语,已是每天这个时候必然出现的景象,大家都很轻松,忙碌了一天好不容易可以回山休息,脚步都是轻快,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邵景带着小猪走得比平常慢了许多,渐渐落在了后面。 小猪悠哉悠哉地在路上边走边玩着,虽然不时迎风嗅动鼻子,但始终都没有钻草丛的迹象,看来周围这一大片田野上的野生灵草很有可能是真的被它啃食干净了。当太阳终于落山夜色缓缓降落,而他们两个却依然还在道路上时,小猪才现有些不对劲了。前头那些玄天宗弟子早已走远,然后趁着夜色中的微光,小猪看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邵景环顾四周,在确定周围的确无人后,对着小猪招了招手,然后一头钻进了道路旁边的草丛。 小猪一下子傻眼了。 怎么今天钻草丛的变成他了啊?难道自己这位主人也准备改改口味准备以后吃灵草为生吗 邵景在草丛中疾步走着,从后头跟上来的小猪绕着他转个不停,邵景喝了它一句:“小声点。”小猪这才安静下来。就这样,邵景带着小猪离开了大路,在路旁的这片田野中渐行渐远。 夜色渐深沉,头顶上星光闪烁,平静的田野上除了风吹过的呜呜声外,在一片静谧中却像是开始慢慢复苏了一般,声音渐渐多了起来,各种各样的虫鸣声,此起彼伏,嘶嘶声像是蛇类爬过,吱吱声听着是老鼠出dong,甚至远处还传来呱呱的几声怪叫,不知是乌鸦或是深夜出没的猫头鹰,隐藏在黑夜的阴影中窥视着。 除了草还是草,茂密无边,几乎根本没有路,幸好这田野上不是一马平川,还有一些丘陵树木和小树林的存在,所以凭借着当日的几分记忆,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约莫在半个多时辰后,邵景带着小猪终于来到了他想去的地方。 拨开杂草,星光之下,一个水潭幽深碧绿,在这黑暗的夜色中,出现在邵景与小猪的眼前。

邵景的脸sè很不好看,眉头紧锁,但是不知怎么心里深处又有点隐约的惊喜,虽然十分心疼自己多年修炼来的五行灵力,但是天书上记载的冥思术显然非同一般,光从这一点本源灵力的威势上就能够看出来了。 到最后他一咬牙,甩开了多余的念头,反正都下定决心修炼冥思术,那其他什么的哪怕有些损失,也顾不上了。重新坐起,闭上双眼,他开始感觉自己体内的情况,果然原先有的两系灵力已经彻底消失,自己的灵脉之中空空dangdang,只有一丝本源灵力飘dang其中。 一丝,真的就是非常微弱的一丝一缕啊。 邵景睁开双眼,脸上神sè不觉有些苦涩。以前他的灵力足可以支撑他连续出五个火球术,但是眼下这一缕本源灵力,连出一个火球术所需要灵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还真是彻彻底底的从头再来啊,邵景摇了摇头,安慰自己道:好东西总是很难修炼的,唔,想想以后说不定能同时修炼五系术法,那才是好日子啊。 埋身睡下,邵景从xiao猪那里抢过了半床被子,xiao猪睡梦中又哼哼抗议了几声,邵景懒得管它,心想天书中说的是冥思术每次修炼只需要半个时辰,但今天的时间显然大大过,估计是因为两种灵力生冲突的原因吧。 连续打坐修炼了这么久,体内又生了灵力争斗,邵景只觉得双眼眼皮渐渐沉重,倦意上涌,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他正式拜入玄天宗,住进自己屋层房子的第一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屋外夜sè中,山风习习,松涛阵阵,xiao院中翠竹摇曳,在地面投下几许yīn影,一切,似乎都是那样的平静。 ※※※ 三月廿八日,晴。 当初升的太阳将第一缕阳光照shè在天青山上,洒落在这一片屋层中时,玄天宗的弟子们便像是被唤醒的鸟儿般纷纷惊醒,开始新的一天。 廿四层上,昨天刚刚拜入宗mén的新弟子们一个个都走出房mén,他们身上都穿上了蓝白相间颜sè的玄天宗入mén弟子服,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意,哪怕是昨天还有些沮丧的三个被分配到灵石堂的男弟子,此刻看起来也开朗了许多。本来嘛,最多不过是辛苦一些,可是再苦还能苦过天青山下当修行者吗?只要到了这天青山上,将来就有出人头地的希望,大家都是聪明人,想透这一点并没有什么难的。 三三两两打着招呼,新弟子们谈笑风生,昨日一起入mén也是一种缘分,在这个陌生的玄天宗内部,多个朋友,将来说不定在艰难的修道路上便多一分助力。 八个男子三位美nv都走了出来,大家相聚片刻,jiao谈热络,就连往日在修行者时候感觉有些孤高的苏青蓉,这时看去也温和多了,脸上一直都是带着淡淡笑容,轻声笑语,与往日有些不同。 与这里略显热闹的情况相比,其他屋层出来的玄天宗弟子则显得清冷一些,虽然也有三三两两熟络的人结伴jiao谈行走,但更多的人还是独自而行。不少人也看到了廿四层上这些新弟子,不过大家脸sè都是淡淡的,瞄上一眼也就转开了目光。 邵景站在人群中,昨晚睡了一个好觉,早晨起来只觉得神清气爽,一股豪情油然而生,更多了对将来修炼之途的向往,心情也是大好。他正在与身旁一个男弟子说话,那人名叫端木虎,身材高大,比邵景要高了半个头,住在廿四层上第十间屋子,正好也是邵景的邻居。两人早上起来时看到,邵景便主动与他打了个招呼,端木虎倒也xìng子爽朗,笑着回应,两人说笑一阵,印象都是不错。 至于那只xiao猪,此刻看起来也是和主人一样jīng神的很,在邵景周围跑来跑去,看去颇为兴奋。 一声清脆的叫声从前方传来,邵景转头看去,只见谢xiao雨站在白石大道上,向这里微笑挥手,对着他点了点头,随后又转头向苏青蓉与李毓秀两人笑道:“苏姐姐,李姐姐,咱们走吧。” 昨日一场jiao谈,让谢xiao雨和她们两人成了好友,想不到今天连称呼上也直接变成了姐姐妹妹,邵景真是佩服她们几个人的jiao情进展之快。苏青蓉与李毓秀都是答应一声,笑着走了过去,苏青蓉还伸手摸摸谢xiao雨的xiao脸,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阳光明媚温暖,照在她们三个人美丽的身影上,仿佛都套上了一层耀眼温柔的光辉。 其他人这时也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多半都是以去处而定,比如灵石堂的三位弟子便走在一起,灵兽堂的两位男弟子则是笑嘻嘻地与那位同样被分到灵兽堂,名叫王燕儿的nv弟子说笑着,一路走去,逗得王燕儿笑声不断,看起来一切都很和谐。 只是人群后边还有一个男人孤身而立,邵景抬头看了看天,叹了口气,走上了白石大道,然后一路向下走去了。

天下灵石所出之处,十有**都在凝聚天地灵气的灵脉,那些修真界的名mén大派为何都往往要占据灵山福地,根本原因便是因为灵山之中,必有灵脉。有了灵脉,灵山上不仅灵气充沛,适宜修士修炼,更重要的是灵脉深处日夜吸取天地灵力jīng华,能够不断地产出灵石,根本就等同于一个聚宝盆。众所周知,灵石如今已是修真界中通用的货币,并且所有的修真士一脉修炼都需要用到灵石,这其中的作用之大,根本就不用多说了。 一座灵山里灵脉的大xiao,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修真mén派的实力。放眼神洲浩土,当今修真界那些个名声赫赫的豪mén巨派,哪一个不是占据了天底下排名前几位的名山灵脉? 蓬莱仙宗,占的是神洲沧海上的蓬莱仙山; 天龙殿,占的是神秘莫测的真龙秘境; 还有三大圣地四名mén,哪一个没有dong天福地? 就连魔道的几大宗派也不例外,其中实力屈一指传承千年的圣灵宫,更是占据了曾经名动天下的青云山。 玄天宗论实力自然远不能与那些豪mén巨擎相提并论,但在万妖谷这地界上也算是一个响铛铛的名号,除了mén中修士实力颇强外,天青山灵脉在万妖谷地界上至少排在前三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灵脉的灵气充沛程度,决定了所产灵石的产量,那些豪mén巨派占据了世间灵气最盛的灵山地界,所以从来富得流油,虽然家大业大,灵石的消耗量也是奇大无比,但时间一长,与其他没有根基或是根基一般的xiaomén派,那实力差距还是越拉越大了。 灵石如此重要,但挖掘并不轻松,一般来说是开一个山dong至山脉深处,在灵脉附近反复挖掘,因为灵脉之中虽然不断结出灵石,但往往都在岩层土方中,需要反复挖掘找寻,这可是个辛苦活。并且灵石的珍贵谁都知道,玄天宗自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让这些挖石头的家伙给贪污了,所以灵石堂里的戒备探查远比其他各处要森严许多,很多时候都是道行极高的弟子甚至长老亲自监督,道行低微的炼气境弟子根本不可能将灵石偷偷贪下带出来。 所以,这灵石堂的杂务听起来光鲜,其实却是玄天宗山上最差的一个去处。 邵景在旁边听了,也是一阵摇头,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如今十一个新弟子中已分配了十人,他等来等去还没等到自己的名字被常恒师兄叫到,只是看着前头三个人连着都被分去了灵石堂,让他不由得暗暗叫苦,该不会自己也得过去吧。 “邵景。” 没有任何意外的,常恒叫到了最后一个名字。 邵景硬着头皮,走上一步,拱手道:“师兄好,我是邵景。” 站在一旁的苏青蓉正在和另外两位nv弟子说着话,和她一起去炼丹堂的那个nv子名叫李毓秀,此刻脸上也是带着笑容,心情显然不错,两个人正低声安慰着被安排去了灵兽堂的另一个nv弟子。在听到常恒叫到邵景名字时,苏青蓉面sè未变,眼中却有淡淡光芒闪过,略略移了一下身子,向前头看了一眼。 有很多道目光在背后向邵景看来,虽然大家眼下都是境遇相同的入mén新弟子,但是当日在无名dong府中,邵景却是献上了一件法宝,所以这个名字大家倒也有议论过一阵。玄天宗上头自然没有说过献上法宝的弟子待遇就要比敬献灵器的弟子要好,但是看看刚才另一个敬献法宝的苏青蓉,人家可是第一个就直接被分到了炼丹堂这个最大的féi差上。 常恒上下打量了一下邵景,不知怎么,没有马上开口。 邵景有些莫名其妙,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往昔绝对没有得罪过这位师兄的地方,但常恒不说话,他也只有等着。幸好常恒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只是沉yín片刻之后,忽然对他笑了一下。 这是常恒师兄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笑容,哪怕是之前他叫到苏青蓉、李毓秀等三位年轻漂亮的师妹时也是一脸肃然,想不到居然会对着邵景笑了一下。 邵景吃了一惊,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却又不知究竟为何,旁边诸人中更是惊讶,有些人已经用嫉妒的目光看着邵景了。常恒师兄突然对这家伙如此客气,难道这玄天宗里还有什么比炼丹堂更好的杂务去处吗?可是想来想去没有啊,莫非是去给掌教真人或是哪一位长老做侍从,对了,绝对是这样,真要如此日日在掌教真人身边,那可是前途大亮,好处无穷啊!

本文由必赢棋牌游戏平台发布于小说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比如灵石堂的三位弟子便走在一起,因为灵脉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