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激动浑身颤抖的肥肉就像待产的海棠猪,他想

作者: 小说推荐  发布:2019-09-29

  拥挤的公共汽车里弥漫着一股子腐败的气息,天长日久也不曾擦洗的座位上被人蹭得明晃晃的。
  随处散落着的瓜子皮、雪糕棍、呈焦黄色的浓痰使我倍感恶心,更令我恶心的是吃得肥胖臃肿的售票员,被庸俗的脂粉覆盖下的一张大饼脸好像被猪啃了几口,显得狰狞和可憎。
  她裂着猩红的两片厚厚嘴唇正跟司机打情骂俏,因激动浑身颤抖的肥肉就像待产的海棠猪。偶尔看向我或其他乘客的表情则凶狠地像是我们欠了他家二斤黑豆似的。
  我很庆幸,我的身旁坐了个看起来温柔娇羞的女孩儿,我的眼时不时在她身上扫动着,带着深深的来自身体上的躁动。
  我这个家伙两个月前与父亲扭打在一起,并且愤怒地有些不知羞耻地说:“我受够了,我要离开这个家,不要回来了!”
  父亲在一旁喘息着,这个当年当过兵的壮汉面对如今比他还要壮实的儿子,显得无奈又无力,恨铁不成钢的恼羞在他心里蔓延。
  我拂袖而去,院里被微风吹动的草朝我挥手,是对我的告别,再见,再见!我的家,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要闯荡世界了。
  我“嗷嗷”喊叫了两嗓子,我仿佛听到父亲仍在喘息着,不用看,我知道他一定正坐在堂屋的边沿上表达着对我深深的不满。
  不管了,我走了!
  母亲小跑着对我喊道:“小余,你爹是为你好!”
  母亲鬓边的白发被我无情的忽视,我知道离开这个家,做为家中的独子,母亲是何等的挂念,但急功近利的我怎么能平静地面对这个鸟不拉屎的荒凉村落,我恨这里,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与深切的渴望。
  “你别管我了,我要出去了,不混好我绝不回家!”我的头扭向一旁冷冷地说着。
  “别管他,让他走!”父亲在哪里咆哮着。
  “哼!”我发出一声冷笑,以淡淡的冷笑以回报。
  “你去拿几件换洗衣服,再扛一床被子!”母亲的双手抖动着,我知道她内心的焦虑和对我任性的无可奈何。
  我迈开自己年少轻狂的碎步,踏着村里轻浮的黄土,留下一连串“哼哼哈哈”对家乡土地的嘲笑,开始了我不堪一击的城市闯荡岁月。
  工地的岁月使人备感焦躁,廉价的劳动力是我赖以生存仅有的可怜资本,我常常累得浑身酸痛,眼见那些老板喝得摇摇晃晃他们颐指气使旁若无人的姿态使我常怀不满。
  那个可笑的矮子带班正在跟办公室里的大腚娘们调笑着,他脸上装出一幅自以为很“君子”的笑讲着昨天从《故事会》夹缝里找到的小笑话,我昨天晚上还听到他一直重复着那段小笑话,他死记硬背了大半夜,为得就是今天讲给那个大腚娘们,以期博得娘们一笑。
  想想还真是痴情,我知道他的婆娘,一个娇小玲珑又温柔的女人正搂着他的第三个孩子喂奶。
  我亲眼见过她喂奶,她的胸部很圆润,像一只成熟的木瓜,我当时好想成为她怀里吃奶的孩子,但我看到那个带班可恨的嘴脸,就打消了自己的可笑想法。
  矮子带班一幅可笑嘴脸的背后是多少年的忍辱负重,他的脑子里装满了解决问题的歪点子,并且每每奏效,我亲眼见过这个家伙干活时的忍耐力,这不是我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所能比的。
  “师傅!”这是我们工人对带班的尊称。
  我看到这个身材矮小内心却无比强大的家伙不情不愿地扭过了他的头,我知道我打断了他与大腚娘们深情的探讨,大腚娘们笑得龇牙咧嘴,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
  这个被我称做“师傅”的家伙面部的表情很丰富,他的笑脸从离开大腚娘们看向我的时候已经变得冷若冰霜。
  “干啥?”他从牙缝里喷出来两个模糊的字眼,我知道他一定对我心怀不满,我挤出一脸谄媚的笑看着大腚娘们异乎寻常的大胯。
  带班这个家伙的眼里马上就射出一种雄性动物争夺雌性动物时凶恶的光,我笑笑说:“师傅,有个问题需要向您请教一下!”
  “笨,笨,笨蛋,来他妈的好几天了,啥也不懂,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还是让门给挤了!”他如同机关枪般一连串的脏话脱口而出,勾逗得大腚娘们摇动着她的臃肿身材笑得前仰后合,而这个家伙竟然为自己用脏话骂我能引起大腚娘们的笑而感到洋洋自得。
  我当天晚上就写下了一首诗,一首激励自己的诗。可是那首被我称作诗的东西如今已经被我遗忘在青春羞涩的时光里,与我蹉跎的岁月渐行渐远。
  日以继夜的劳动,使我精疲力竭。尽管如此,这远远无法掩盖我生理期蓬勃的欲望。
  我记得那天,我们身穿肮脏的工作服,脸上落满了以空气污染为代价换取GDP直线上升的功臣或是罪人——灰尘。街上那些匍匐在地上,装作一幅可怜模样的乞丐穿得都比我们好,我们挤上公交车,那个穿戴干净的中年手上那只闪闪发亮的金表露在衣袖外,显得很扎眼,他骂骂咧咧地说:“你们他妈的,也坐公交车,操,别你娘的跟我坐一块儿!”
  我的同事哼唧着与我们挤做一团,我们发出“嗤嗤”的嘲笑,心里也觉得我们真得不配坐这种高级东西,我甚至看到司机也恶狠狠地瞪我们一眼。
  路上人流如织,城市中心的美女们个个穿得清凉,她们白花花的大腿,她们高傲的胸膛深深勾走了我毫无定力的眼神。
  我突然觉得手上一阵阵的软软又绵绵,只一刹那间,我知道不小心触到了谁的身体。
  我的眼光从五颜六色的美女们身上移开,我看到一张充满了对我鄙夷的眼神,他的嘴里喷出“变态”两个字。当时我不知道“变态”的真正含义,只是一时间羞红了脸。
  那是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俊俏男人,他左手挽着一个漂亮的女人,我呆呆地立在那里,手足无措。
  “别理那个变态!”那女人在他男人脸上轻吻了一下,他们像一团仙雾在我眼前消散。
  我的同事同样对我报以“嗤嗤”的嘲笑,我羞红了脸,一时觉得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和卑微。
  “让开,路是给你这个王八蛋修的吗?”一辆张狂汽车的车窗张狂地打开,露出一幅张狂地嘴脸,他张狂地发出张狂的怒吼。
  我发誓我要买下这条路,我当时吓得给那高贵又张狂的汽车让了道,看着他又朝我吐了一口张狂的唾沫星子。
  连日的劳累,他人无情的蔑视,使我想起母亲对我的爱,我在深夜下班后跑到话吧,拔打了母亲的电话,我毫无离家出走时的豪情壮志,我的泪水湿了我的脸,我向母亲抱怨着这苦逼的生存环境。
  听着母亲对我的怜惜,我觉得我好想扑进她的怀抱,娘啊娘,儿像大海中摇摆的一叶扁舟,那些充满风浪的日子是我不能坚守航行的岁月。
  我抹干眼泪,倒在蝇虫乱舞的民工宿舍,劳累使我很想入睡,可那些干活逃滑晚上精力旺盛的人他们脱下臭哄哄的袜子盘腿儿坐在床边,他们讲着黄色小笑话,他们脸上没有一丝羞愧地侮辱着别人家的女人,却不知道别人也同样在羞辱着自家的女人。
  我听到上铺的王天亮,这个家伙用被子蒙着头,昏黄的灯泡发出黯淡的光,王天亮的铺子咯吱咯吱摇晃着,我在这里的两个月里,这样的摇晃每天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就持续着,只到王天亮嘴里轻轻哼出“啊啊”的声音方才罢休。
  “王天亮,你他妈的别在那里晃荡!”老板的侄子正在打着牌,他朝着王天亮吼道。
  王天亮的动作被打断,他哼唧着露出憋得通红的脸,显得很是委屈。
  我看到王天亮的花花绿绿的一本书从上铺掉了下来,上面沾满了王天亮身体里的东西,我的身体也起了微妙的反应。
  我如今又坐在公共汽车上,我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我身边的少女,她很羞涩,头一直低垂着,我的手假装不经意的随着汽车的颠簸在她大腿上滑动着。
  那女孩儿并没有改变她的坐姿,她的默不作声使我胆子变大,使我更加肆无忌惮地用我的手在她的腿上摸索,她的眉皱着,表现地很愤怒,却没有吱声。
  我克制不住自己汹涌而来的邪恶念头,我觉得很惭愧,她的厌恶表情使我觉得我很恶心,很下流,很无耻。
  我跳下汽车,逃进刚出土的麦子地,我跪在一望无边的麦子地,“哈哈,嘿嘿”笑着,为自己的无耻,为自己的下流做着自我的嘲笑……
  我穿得很脏,一无所有,我迈进同样清贫的家,一生种地为生的父亲脸上充满了对我的嘲笑,我敏感的自尊被现实击得溃不成军,我放下可怜的自尊,走进家里,毫不客气地抓起桌子上的油饼无情地啃着。
  街里的邻居脸上带着机械式虚伪地笑,都意味深长地说:“哟,又回来了呀!”
  我看到那被岁月无情侵蚀过的脸竟然会绽放出笑容,真是令人感叹,如果我的无能可以换来你们由衷的嘲笑,好吧,尽管笑吧!
  人言“饱暖思淫欲!”漫漫长夜下的寂寥是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人都觉得索然无味的。
  我多么渴望有个女人,我想女人也同样渴望着有个男人可以依靠。
  我们这一帮光棍在家里用天马行空般的想像力意淫着村里漂亮的女人们,我们的笑声常常引来隔壁老太太无情的咒骂:“马浪叫,人浪笑,一帮子流氓!”
  天上晃动着的点点繁星洒下微弱清冷的光,我们又浪笑着走出家门口,期望着从天上能掉下个林妹妹。
  无独有偶,那团黑色的影子快速朝我们袭来,我吓了一跳,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这个女孩并不害怕我们,并且主动跟我们说话。
  我看到我的哥们们个个眼里都迸射出急不可耐欲望的光芒,他们抓向她的身体,拽着她走向了野地里,我装模作样的拉扯着他们说:“别这样,让人家女孩儿回家去吧!”并趁机在女孩儿的身上摸了两把,以满足我对女人的强烈渴求。
  “这是你同学?”他们问我。
  “不是。”
  “既然不是,要你多管闲事儿,你不玩回家去吧!”
  “这样是一种犯罪的行为呀,要想想清楚呀!”
  “你快滚吧,你个傻逼!”
  他们把爪子伸向了女孩傲岸的胸膛,我不清楚那女孩的内心感受,只是觉得她超出了那个年龄女孩儿应有的心理素质,她不声不响接受着外来的抚弄。
  只短短几年,那个当年我们拉扯过的女孩子已然与世长辞,她的死逃脱不了欲望的满足,被人捅死在街头,无人痛惜!
  后来我听到传言,跟那个女孩儿有过关系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大家都带着滑稽的笑说:“把那些鸡巴用镰刀削来,能装两大挎篓呢!”
  半年后的一天,我们喝得酩酊大醉,横七竖八地躺在铁路边睡觉时,隆隆的火车声隆隆传来,那些哥们说:“知道吗?那女孩儿有艾滋病!”
  第二天,我们的身上出了很多红疙瘩,痒痛不止!

裸眼女孩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来源于网络

欲求不满

作者/艺燃

妓院里面的电话都是粉红色的

1

那个中年大叔在电话里得知他的妻子生产了

长生长大了,是个漂亮的男孩子,他若是从村里的大人们面前走过,总是会被摸上一把他的脸蛋,然后留下一句“这小子真俊”的赞美之声。

他想去医院看望母子俩

长生该去县城上中学了。在此之前,他还有一段逍遥漫长的暑假时光。

但是被光着身子的老鸨几句话就挽留了下来

十三岁以前的长生,都是跟年迈的爷爷奶奶,还有严厉的跛腿父亲住在一起。家里的人总是在每个清晨公鸡打鸣的时分,纷纷穿衣起床了。爷爷牵着那头同样年迈的老牛走出了院门。少言寡语的父亲背着做木工的家伙,一蹶一拐地消失在家门口的大路上。家里只有奶奶踮着小脚,佝偻着腰在屋里来回打扫着地上的碎屑。

也许每一种变态而扭曲的心理都是源于欲求不满

长生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院墙的圆石头上,数着地上的蚂蚁,打发掉无聊的时光。跟村里其他小伙伴不一样的是,长生从来没见过他娘。

而在这个粉紫色调的妓院里

长生的父亲个头很矮,成天一副冷峻的面孔。在长生的漫长而模糊的记忆里,他对父亲的印象永远都是清晨时分他背着做木工的家伙走出家门,在傍晚夕阳的映衬下,又背着做木工的家伙,一蕨一拐地出现在回家的小路上。

所有畸形的需求都会获得满足

父亲不常说话,但长生一直记得很小的时候父亲握着拳头,警告他无论何时不许走进村头坡边上的那间小矮房的情景。父亲那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一串咆哮,是形成年幼的长生对父亲严厉形象的最初来源。

……

2

比如那个女孩解下蒙着眼睛的粉红色丝带

暑假的生活美好而又漫长。在家里打发掉大部分无聊的时光后,长生期待一天当中最快活的时候就属下午了。这个时候他可以和村里其他的男孩子一起去村里的田间地头撒野了。捉泥鳅,抓龙虾,摸螺蛳,捉迷藏,或者仅仅是在草地上打几个滚,这些都让长生无比的兴奋。

原本该长眼睛的地方连一丝的缝隙都没有

又是一个温柔的夕阳打在脸上暖烘烘的下午时分,长生跟几个伙伴们在田间的小水沟里找泥鳅出没的影子。小水沟盛着一方浅浅的水,从水中浮出许多枯黄的水草,偶尔在水草间有一些动静,搅得那浅水出现一团浑浊。

……

每次水沟里一有动静,几个脸上糊着泥巴的男孩就冲下沟去一顿乱摸。长生眼明手快,一条露着黄黄的肚子的大泥鳅就被抓起来了,它被长生抓在满是泥浆的手中,狂乱地扭动着它滑溜溜的身子。长生的脸上乐开了花。

她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站在大叔的面前唱歌

“长生,那不是你的傻娘么?”小胖指着不远处,一个戴着蓝色头巾的女人蹲在一片芍子花盛开的田地里割猪草。当长生向她望过去时,这个蓝色头巾的女人正朝着自己咧嘴笑。

歌声美妙如同天籁

长生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十三岁之前他从没有见过小胖口中称是他傻娘的女人。

中年大叔的眼眶里饱含泪水

“我没有娘,那不是我娘!”长生大声回应了小胖,仿佛这样就可以摆脱伙伴们对自己有这样一个傻娘的嘲笑。他抓着那条大泥鳅离开了小水沟。

光着身体的老鸨在钢琴前弹出美妙的音符

3

整个画面诡异色情同时也充满着浪漫的色彩

长生将抓住的泥鳅交给了正在准备晚饭的奶奶。父亲刚从邻村做工回来,坐在院子里抽着烟斗。

……

长生不相信那是他的娘。但他从没有见过那个蓝色头巾的女人。

就如同大叔的“美人鱼”胸针

于是他问父亲,”今天看到个蓝头巾的女人割猪草,她是谁呀,咱村里从来没见过她。”

他迷恋女童的残缺

父亲怔地坐了起来,他把烟斗从嘴里拿了出来,用一双惶恐的眼睛盯着他。

如同迷恋美人鱼没有下肢的鱼尾

几乎是过了很久,一串低沉的咆哮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来:“那个女人是个疯子,离她远点!”自从警告过自己不许去村头那间矮房子之后,长生又听到了父亲熟悉的咆哮声。

……

这两串咆哮声一下子将长生的记忆串联起来了。他总觉得那个女人跟村头坡边上的矮房子有关系,虽然他从来没有进去过那间矮房子。

女童是天使

父亲的回答只是证实了小胖所说的一半的事实,那就是蓝头巾的女人的确不是正常人。

而天使是不需要眼睛的

4

这样她就看不见罪恶与猥琐

后来长生跟伙伴们一起在田间地头追逐玩耍时,总能常常看到那一片盛开的芍子花田间,蓝色头巾的女人弯着腰割猪草,她安静埋头干活,仿佛在绣花一样。时不时她会抬起头来,望着长生他们,咧开嘴傻傻地笑着。

感受不到被注视

有一次长生他们又跑到水沟里来摸螺蛳,水沟跟芍子花地隔着一块地。看到长生挂着满脸泥走过来时,蓝色头巾女人惊讶地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只是怔怔地看着长生,露出了沉默的笑容。随即又转过脸蹲下来继续割猪草。

就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无处躲藏的欲望

后来长生就经常看到这个女人对着自己微笑,从来什么也不说,只是这样静静地笑着。长生似乎已经对她并没有那么多芥蒂了,并且慢慢觉得那个女人的笑容满含着慈爱和温馨。

……

蓝头巾女人几乎每天下午的黄昏时分都会在芍子花地里割猪草。有时她并不急于割猪草,就把篮子丢在一边,望着隔着几块地的小水沟,或者盯着不远处的草地。当发现没有长生和其他的孩子在这里玩耍时,她就焦虑地仰着脖子,站在铺满芍子花的田里,四处张望。当一听到有孩子们的欢笑声传到她耳朵里时,她脸上又开始绽放出往日的笑容,丢在一旁的镰刀很快又被拾起来,麻利地割气芍子花来。

女童轻轻的啜泣

她喜欢沉浸在长生和伙伴们玩耍的快活气氛当中。

眼泪从鼻孔里流淌了出来

她割猪草的篮子里有个秘密。篮子底部装着饼干和果冻,那是她用鸡蛋从村头那家杂货店换来的。当长生抓泥鳅经过这块芍子花地时,她会从篮子底部拿出两块饼干或者两个果冻递给他。

衣衫不整的大叔拿出粉红色的礼物盒

“嘻嘻嘻!你的傻娘又给你吃的啦!”满脸泥浆的小胖总是这样口无遮掩。

同样是解开粉红色的蝴蝶结

“你不许这样说她!”因为小胖对蓝头巾女人的多次嘲讽,长生第一次发了火。

两颗很大很大的粉红色钻石镶嵌进女孩的眼窝

5

那是他赐予她的世界上最美丽的眼睛

山中的夏季白昼美妙而漫长。当夕阳的余晖最后映照着大地时,成群的鸦雀们纷纷飞进了树林。袅袅的炊烟从各家各户的烟囱里飘散开来。

……

屋里的女主人总会在这时扯起嗓子呼唤尚未归家的孩子。跟长生一起在田间地头和草坪上玩耍的伙伴们,纷纷在他们母亲的呼唤声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年迈驼背的奶奶总是会在这个时候站在家门口张望着,等待着长生的回来。或者稍微回来晚了点,就要面临父亲严厉的斥责。

女孩感觉到钻石的清凉和璀璨

长生开始怀念那双温暖的眼睛。他也想有妈妈呼唤着让他回家。虽然家里人对他支支吾吾,父亲也从来不提他母亲的事情,但从村里人的闲言碎语间,他已经接受了芍子花地里的戴着蓝色头巾的女人,就是他十三年来一直未见过的母亲。

掉进了快乐的漩涡之中

他为什么不能跟别的小伙伴们一样跟自己的母亲住在一起?他的母亲为什么在他十三年的生活当中几乎是一片空白?那个父亲一直严厉阻止他去的那间小屋子里有什么?跟他的母亲有什么关系?这一大堆问题像一团乱麻搅得长生脑袋晕乎乎的。既然父亲没有打算告诉他这些,他决定自己去摸索清楚。

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首先是村头坡边上那间神秘的小矮房,这十多年来一直被划为他思想和脚步的禁区。长生觉得,走进小矮房是他能去弄清这一切的源头,也是他唯一可以有所突破的地方。

带给她身体的痛楚

一个阳光洒满树叶的早上时分,在父亲去地里干活的当儿,长生偷偷地跑到了村头,那间由土砖块砌成的小矮房就在两颗大树的掩映之中。外表泛黄的砖块呈现出清晰的砖块轮廓,一株开着黄花的丝瓜藤顺着墙角爬上了屋顶。

……

长生伸长脖子四处望了望,在没有发现一个人影的情况下快速溜到了小矮房的门前。长生看到了小矮房有两扇门,一扇门紧闭着,从里面传来猪觅食的声音。显然那是一间养猪的猪舍。另一扇门开着,屋子里光线很暗,长生隐隐地看到一张挂着蚊帐的床,还有墙上挂着的各种割猪草的农具。房间陈设可谓十分简陋。

菊花女

突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一阵冷汗从长生的后背冒出来。他看到蓝头巾的女人提着一只水桶正从河边的方向朝他走过来。她满脸惊喜,又略带惶恐的神色。

菊花长在嘴上的女孩从小被父亲保护得很完美

被吓坏的长生此刻却尴尬起来,他试图跟她说话。可是她仍然只是嗤嗤地笑着,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但是青春期的叛逆促使她决定不戴口罩独自出门用餐

长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眼前的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他发现她笑起来挺美的,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像一弯月牙,一双带笑的眼睛虽然历经岁月的雕琢,依然隐藏着往日的清澈。只是他发现几缕白发从好看的蓝色头巾里钻了出来,耷拉在耳旁。长生突然想起别人老说自己长得好看,原来是继承了娘的基因。

她被肥胖的女服务生毫不掩饰的嘲笑

长生害怕呆久了会被父亲发现,所以趁着有人从村头走过去之后,就赶紧溜了。

也被好奇而心怀恶意的男孩们围攻

6

他们想用手机拍下她脸上的菊花和屁股上的嘴巴

长生心里很难过,也很迷惑。母亲为什么会一个人住在这间矮房子里?而不让她跟家人住在一起?还有母亲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越来越疑惑,这些问题想得他脑袋生生地疼。

菊花女好不容易杀出了重围

他不知道该去问谁,父亲当然是不敢的,爷爷奶奶每次都支支吾吾地搪塞他,只说母亲天生就有病,然后就不再理他了。

……

可是他不满足于这样的答案。

在逃跑的途中

他去了村里的小学,打算去找最喜欢他的张老师,这位四十多岁就有了花白头发的语文老师,每次看到他总是笑眯眯地摸着他的头。可这天不巧,张老师刚好不在家,家门紧紧地上了锁。

她好像猛地撞到了什么

长生坐在门口的石阶上等了一会儿,仍然没有见到张老师回来的身影。于是他从旁边的石块堆里捡了块白石灰,在张老师家门口写了一行字。就走了。

本文由必赢棋牌游戏平台发布于小说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因激动浑身颤抖的肥肉就像待产的海棠猪,他想

关键词: